回顾武汉零点解封:火车轮渡鸣笛 江城多地灯光秀
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更正消息,此前其报道“桑德斯宣布退出美国总统大选”有误,桑德斯只是是中止脸书竞选广告。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据杨勇回忆,自己当时是有些紧张的,而且语言又不通,与交警交流都是通过手机翻译软件。情急之下,杨勇向在圣彼得堡的一位华人朋友求助。这位华人朋友在电话里和交警简单沟通后,明白对方要送杨勇去位于普斯科夫州的豌豆湖疗养院进行检测隔离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